云拓语言培训

缅甸女孩苏雪蓉:从学汉语到教汉语

更新时间:2020-02-22 17:30点击:

缅甸女孩苏雪蓉:从学汉语到教汉语

  苏雪蓉在缅甸一家幼儿园教孩子们学汉语。苏雪蓉供图

  一间教室里,40多张课桌被摆放得整整齐齐,白板也已经被擦拭干净。离上课时间还有很久,同学们却早已端正地坐在座位上,等待着老师的到来……这个看似普通的上课场景,发生在缅甸的一所寺庙内,讲台下坐着的学生都是穿着僧袍的小尼姑,给她们上课的是缅甸“最美汉语教师”苏雪蓉。

  误打误撞,从零开始

  苏雪蓉和汉语的缘分开始于一个偶然的机遇。

  出生于缅甸仰光的她是第四代华裔,虽然自幼在仰光的唐人街长大,但因为家里人都不会说汉语,苏雪蓉从小并没有接触过。高中毕业后,苏雪蓉有一年的间隔年。正当她考虑要怎样度过这一年的时候,听说一家中国人开的诊所正在招兼职翻译。汉语完全“零基础”的苏雪蓉决定上门应聘。当她来到诊所向医生说明来意,医生完全被搞糊涂了——怎么来了个不会中文的小姑娘?

  苏雪蓉向医生解释,自己可以在诊所学习,让医生先试用自己一个月,不要工资。医生看苏雪蓉态度诚恳,就答应下来。

  一般人接触汉语,都是从拼音开始学起,但苏雪蓉最开始面对的就是大量艰涩的医疗术语。“创口贴”“颈椎”“腰椎”……苏雪蓉每天都跟在诊所翻译身后,学习单词,记词汇和发音。一听到陌生的词汇,她就用缅语谐音记在小本子上。

  工作以后,为了精进自己的中文,苏雪蓉参加了当地的孔子课堂,开始了半工半读的生活。每天工作到下午5点,晚上去孔子课堂上课、准备考试,到晚上10点、11点,披星戴月回家。

  汉语不像缅语,会拼就会写,学会了拼音,识字能力依然等于零。即便对华裔,汉语也不会敞开一扇便捷的门。苏雪蓉只能自己找方法,阅读能力不行,就大量练习阅读电视剧的中文字幕,语音语调不够标准,就找老师帮忙正音。

  渐渐地,一些机会开始主动来找她。苏雪蓉在孔子课堂学习期间,第十一届“汉语桥”大学生中文比赛来到了缅甸。“当时老师说我的口语挺好的,可以报名试一试。”

  “汉语桥”是一块试金石,苏雪蓉这一试,直接试出个缅甸赛区第一名。这让她获得了到中国观看总决赛的机会。在中国的一个月里,和世界各地参赛选手的交流,让她拥有了很多“第一次”。她第一次觉得自己以前的圈子很小,没想到自己能通过汉语认识世界各地的朋友,眼界一下子打开了。

  异国求学,打开新世界的大门

  看到中文给苏雪蓉带来的变化,她的邻居坐不住了,主动请她教自家小朋友汉语。一直很喜欢小孩子的苏雪蓉马上答应下来。为了带动小朋友学习汉语的热情,苏雪蓉尝试了各种方法,给他们播放中国卡通片,给他们讲中国的故事,孩子们学习中文的热情逐渐越来越高。一年之后,她的第一批“学生”就可以用汉语进行简单的交流了。这让苏雪蓉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和乐趣,脑海中那个模糊的从事汉语教育的念头突然清晰起来。

  虽然经过了几年时间的汉语学习和历练,但苏雪蓉感到自己的中文还是不够扎实。她听说中国国家汉办设立孔子学院奖学金,资助外国学生、学者和汉语教师到中国有关大学学习。为了接受更好、更专业的教育,苏雪蓉萌生了申请奖学金、来中国留学的想法,并成功申请到了到暨南大学留学的机会。

  只身一人来到中国,最开始的那段日子对苏雪蓉来说很艰难。班里的大多数学生本科阶段就在中国留学,相较之下,初到汉语土壤中的苏雪蓉中文基础差得很远。而且研究生教学和本科生不同,并不会从基础知识讲起。汉语语法中的一些基本术语,例如定语、状语等,苏雪蓉完全没有概念。

  “虽然我听得懂老师说的每一个汉字,但还是听不懂整个句子的意思。”这句看似调侃的话,是苏雪蓉当时学习状态的真实写照。上课跟不上老师的节奏就给苏雪蓉造成了很大的压力,但更难的还在后面。研究生阶段,课程论文是考察学生学习成果的一种重要方式,第一个学期,苏雪蓉有9篇课程论文要写,而且是5000字以上的中文论文。为了赶论文,到中国留学的第一年,寒假和暑假她都在学校度过,没回过缅甸。

  让苏雪蓉觉得幸运的是,导师和同学帮她克服了难关。同学主动把本科阶段的课本借给她,对她的问题也是有问必答。导师知道苏雪蓉对自己的要求很严苛,一旦她开始因为自己学得不够快而自责,导师就马上告诉她没关系、慢慢来。

官方微信公众号